第十一章 朱果

+A -A

  “什么人?”

  城外的围观者轰动成片,隐约间看到一个妙曼的身影,带着仙均离开了仙族第三城。

  这位是谁?是仙族的人吗?

  他们都没有看清楚,即便是真仙也没有看清楚任何实质性的画面,只是匆匆一瞥的身影,接下来就看到苏炎提着杀剑追击出城了!

  这是虎口夺食,甚至还成功了,少年魔王毕竟重创了,他能追的上吗?

  “留下!”

  苏炎愤懑,仙均来头太大了,并不在乎他的尸体,苏炎唯一在乎的是自然是仙均的储物空间,或者说是太阴母经和诛天眼。

  当然,太阴母经和诛天眼他也没有过多指望,可堂堂现在始祖弟子的储物空间,怕是珍藏着海量奇珍异宝,绝非仙族的虚仙可以媲美的!

  现在从自己眼皮底下抢走战利品,苏炎气急败坏,一路追击......

  “要出大事了,不是吗?”

  仙族第三城,大战连天,当中已经杀疯了!

  城外观战者很清楚,这是一场大地震,仙族始祖的弟子,自斩进入万族战场重修,结果被少年魔王给活劈了,这事情太大,怕是要轰动整个修炼界!

  “何止是大事,仙族此举,为了将天庭一脉一网打尽,结果搬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个跟头会让仙族记住一辈子。”

  “天庭三王是同一个人,至今我都不敢相信,这件事到底是不是真实的!”

  “绝对是史上最强大神通,一气化三清,没想到天庭还珍藏这种级别的惊世神通,这可是无敌秘术!”

  诸强议论不断,若非这门神通,难以理解苏炎的状态,可想起来还是感到不可思议,曾经在不朽天域闹出天大风暴的少年魔王,和万族战场干出通天大事的夏昆仑,他们会是同一个人。

  “为何没有援军到来!”

  仙族第三城,大战延续,神魔乱舞,血战连天。

  仙族损失惨重,若非几大六重天真仙压阵,这一战估计早就结束了。

  总之,仙均惨败,让仙族斗志大损,天庭必然诞生了年轻至尊,否则绝不可能,以如此姿态击败仙均。

  “当我们炎皇组织无人吗?”

  炎雀冷漠回应,她的强大也毋容置疑,纤细的身躯沐浴滚滚黄金烈焰,散发的温度越发的炽盛,都不逊色三昧真火,一旦爆发,战力超绝!

  这座大域的战争,可不仅仅局限于这里,炎皇组织也调派了大批骑兵,依靠杀阵阻截杀出去报信的兵马!

  主要是古城的传送阵,也被苏炎给破坏了,因为仙族第三城即便是杀崩天,消息短时间根本传送不出去。

  总之,这一战既然打响了,那么不管花费多大代价,必须要敢在仙族援军杀来之前,将这座古城牢牢握在手中!

  “吼!”

  某个街道,防守杀阵都被撞塌了,龙大圣一路横冲直撞,冲入一个官邸当中!

  “给我拦住它。”

  官邸中,有着一批仙族修士守护,可是当龙大圣真的杀来,且昂起头颅之上犄角的时刻,沿途中阻挡的器物和法力统统炸开了!

  “啊!”

  一群守护者惨叫,被撞的都要晕厥,他们惊恐不已,这是什么怪兽,力量未免也太吓人了吧?

  “轰!”

  最终,龙大圣撞塌了一座秘宝库,当中宝光冲霄,海量的天材地宝盛放在当中,甚至也有一株株仙药绽放瑞霞,自主喷吐天地之精华!

  “嗷呜!”

  龙大圣兴奋大叫,大舌头舔着嘴唇,都洒落下来滚滚哈喇子。

  它欢快的像是一个孩子,直接张开大嘴巴,探出大脑袋,吭哧吭哧开始狂吃。

  对于龙大圣来说,即便是矿石都能直接咬碎炼化,这货的喷吐量突然间变得有些吓人,看见什么就想吃什么,整个秘宝库在短暂几十个呼吸,被龙大圣偷吃的一干二净。

  “饿.......”

  龙大圣捂着肚子,它觉得自己很饿,饿的都快没力气了。

  “大圣?”

  范剑飞速赶来,注意到了这种状态的龙大圣,嘀咕道:“这家伙,该不会要进化了吧?它将整个秘宝库都吃干净了,就差没吃人了,难道还不够?”

  仙族第三城的秘宝库,可不仅仅只有一二个,绝对盛放大量的物资。

  “大哥怎么还不回来?大圣估摸着要觉醒了!”

  关于龙大圣的问题,范剑不敢做主,当然它身为剑宗圣子,也可以看出龙大圣的端倪。

  任由它胡吃海喝,如果龙大圣真的要进化,即便是花费天大的代价,都是值得的!

  事实上,仙族第三城的强者,都以为龙大圣是真仙,没有将其当做一位虚仙!

  如若算起年龄,龙大圣它才一岁,这事情仅限于苏炎和竹月,其余的一概不知,龙大圣的潜能太过离谱和变态,如果真的传出去,不是什么好事!

  “她的速度好快,哪里跑出来的怪物!”

  就现在,苏炎还在继续追击灰袍女子,他忍着肉身之上的伤痛,咬牙狂追,不过追着追着,苏炎真的有些泄气了.......

  他愤怒,难道只能眼睁睁看着,煮熟的鸭子飞走?

  “没天理啊!”苏炎气急。

  灰衣女子的速度极为了得,像是沿着时空长河漂流,动作优美,宛若乘风而去的真仙子。

  女子大袖飘飘,带着神秘色彩,漫步在时空中。

  她莲步生姿,时空接连幻灭,身影越发的模糊和神秘了,似乎要渐渐归于虚无中

  这让苏炎感到憋屈,这女子到底有多强?是真仙还是一位虚仙?

  如果真的是一位虚仙,那就相当吓人了,单凭她的速度,足以称尊天下!

  她步履轻灵,每一步踏出去,广袤的河山如同缩小在她脚底之下。

  看起来像是缩地成寸,其实这并非是这门神通,很快这女子来到一个了无人烟的区域,身影渐渐停住了,屹立在一座大山之上。

  一卷清风袭来,女子衣袂飘舞,宽大的衣袍猎猎作响,傲人的身段也被勾勒出一个完美的弧度



  当苏炎看到这女子的时刻,他的精神有些恍惚,女子仙颜绝世,难以形容,看起来有些不真实,且莹白的额头有慧根衍生,竟有大道妙音浮现。

  特别是她的一双似乎浅笑的眼眸当中,星河幻灭,诸天转动,看起来相当的惊世,但是没有实质性的气息外泄!

  苏炎的心情沉重,她什么意思?

  “仙子,为何要抢夺我的战利品?他只不过是一个死人罢了,难道仙子和他认识?”

  仙均已经死掉了,他被苏炎的一剑斩仙道劈中元神,根本活不了。

  也仅仅只是苟延残喘了一会,就宣告终结。

  这时间,灰袍女子的目光,落在了苏炎身上。

  被他这么一看,苏炎猛的一机灵,觉得整个人都被看穿了。

  这是一种错觉,还是她的修行实在是高深?还是她的天目实在是不简单?

  “我与他素不相识,也没有争夺战利品的意思,道友误会我了。”

  会议女子开口了,声音很动听和悦耳,也耐着心思,道:“此物给你,权当是换取你的战利品吧!”

  女子宽大的袖袍中,伸出一只雪白细腻的玉掌,掌心有着一个色彩斑斓的玉瓶,扔给了苏炎。

  苏炎惊异,如若她真的有心争夺,苏炎当真留不住她。

  他将玉瓶接下,未曾窥伺内部到底储藏着什么,他猜想不是一般的东西,郑重收起来。

  接下来,苏炎惊喜。

  因为灰衣女子,又将仙均的空间宝物,也拿出来,扔给了苏炎。

  显而易见,她对此并不关注。

  这让苏炎惊喜,真的期待仙均的储物空间,藏着海量的资源,毕竟他不是一般人,即便是寻常一位大罗强者,他的身价也绝非苏炎可以想象的。

  当然,最重要的是,仙均既然自斩重修,那么他的储物空间中,很可能藏着突破真仙的稀世资源,这才是苏炎最为重视的!

  虽说,苏炎也准备了一些,可当真还不够。

  “仙子要一个尸体做什么?”

  苏炎满脸不解,问道:“他有什么特殊吗?”

  灰衣女子,空灵若仙,钟天地之灵秀,有一种宁静的没。

  可她又显得神秘,如梦如幻,无暇无垢,站于此,苏炎根本观之不透。

  “太阴母经,乃是曾经的天地母经,当属于这世间最顶级的天功!”

  灰衣女子轻声道:“此人修行的太阴母经,看起来并不像是完整的,而且他的人体机能相对于衰败,否则他如果真的站在黄金岁月,你不见得可以压制他!”

  “什么?经文不是完整的?”苏炎动容了,这经文到底有多强?甚至被誉为天地母经!

  这就相当的吓人了,难道论起价值,比初始经还要惊人?

  当然仙均的强大是毋容置疑的!

  毕竟他自斩重修,肯定要付出许多,战斗层次越是激烈,他自身的亏损也越是严重。

  仙族始祖的弟子,岂能是一般人,可惜他终究败给了苏炎,死的非常不值的。

  “你要他的尸体,该不会?”

  苏炎心想,这女子该不会想从仙均的尸体中,找到关乎太阴母经的经文吧?

  说起来有些天方夜谭,不过这也是苏炎的猜测,他觉得根本没有这种可能性,谁可以通过尸体梳理到仙均所学?况且还是震古烁今的太阴母经!

  神秘女子未曾回应苏炎,而是继续说道:“你修炼的初始经,应该没有阅读过原本经书吧?如若你继续这样修炼下去,难保会出现一些乱子!”

  苏炎心中震荡,翻起来惊涛骇浪,难道她是天庭一脉的人?否则怎么可能看出初始经的问题?

  苏炎的却没有得到过最原始的经文,只是从地球觉醒中得到的初始经而已,他得到的是经文奥义,所有的修炼经文,都是单靠自己摸索出来的。

  “初始经博大精深,虽说囊括一切,可又岂能轻易可以承载!”

  灰衣女子颜容梦幻,语气始终平静,轻声道:“不过你的根基很强,即便是真的出现一些乱子,未来也有希望渡过去,这经文越往后越难,可未来想要成就经文秩序,并不轻易。”

  苏炎心中难以平静,自从沿着天帝旧路,苏炎就知道这篇经文到底有多难修炼。

  虽说他没有阅读过完整经文,去感悟当中的至强奥义,但是沿着天帝旧路,苏炎收获甚巨,相信有朝一日,藏在他身躯中的奥义会绽放而出!

  “你到底是什么人?”苏炎发问。

  灰袍女子,仙颜如梦如幻,屹立在山巅,衣袂飘舞,道:“我叫道书仪。”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重生之战神吕布重生弃少归来末日轮盘极品透视学生吞天龙王天才高手在都市弑神之王很纯很暧昧前传最佳赘婿抗日之铁血兵王
帝道独尊 第十一章 朱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