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 神识灭敌

+A -A

  萧晨此刻麻烦在身,本不欲横生枝节,正犹豫间,身后却是突然传来一阵灵力波动。

  哼!

  暗暗冷哼一声,他身影陡然一闪,一只形如吴钩般的灵器顿时击在空出,现出形迹。

  “嘿,想不到你还有点本事,竟然能够逃过我的手段,不过既然撞破了本人的好事,就别想安然离开此处!”

  萧晨眼神冰冷向下扫去,只见一名身穿黑衣,嘴角生痣男子手持一只吴钩状灵器,正满脸杀气向他看来。此人刚才出手,分明是想要取他性命,萧晨眼中不禁闪过几分杀机。不过想到身后尾随之人,他眉头不禁微皱,露出几分迟疑之色。

  “嘿嘿,好了小子,要怪就怪你命不好,偏偏走到这里来!”黑衣人见萧晨脸上迟疑,心中更是大定,当即手持灵器冲天而起。此地虽然偏远但毕竟是宗门之内,若是被人察觉,那他可就真是死无葬身之地了。

  萧晨眼中冷芒一闪,这人修为至少达到炼气期七层境界,而且拥有攻击法诀,两人交手怕是他很快就要落败,到时候可就麻烦了。

  “拼了!”萧晨心中闪过几分狠辣,体内神识顿时破体而出,化为一道尖锥直奔黑衣人而去。

  刺神锥!

  《胎息炼神》中所记载的一种初级神识攻击手段,其上还有灭神刺、毁灭波两种形态,后者修炼到极致更是号称足以重创不坠修士!但是萧晨目前实力弱小,灭神刺也不过仅仅只能使用一次罢了。以他目前的神识强度,经过金印的五倍叠加,即便是筑基初期的修真者猝不及防收受到攻击也会受到重创,这原本是他准备用来解决身后之人的手段,但此刻却是不得不提前用了出来,不然若是纠缠起来,恐怕更为麻烦。

  嗡!

  神识攻击无声无息,黑衣人身躯一震,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阵淡淡绿芒,将他团团包围,萧晨也是感觉神识像是撞击到一团棉花上,传来几分晦涩之感。

  “神识攻击,筑基修士!”黑衣人脸上顿时露出惊恐之色,连连讨饶道:“晚辈有眼无珠,冒犯了前辈。不知道是哪位师叔?晚辈乃是奎水子师尊真传弟子,还请师叔看在家师的份上绕弟子一命。”

  炼气期五层之后能够做到神识离体,但是想要神识攻击,不到筑基境界绝无可能!

  萧晨眼中冷芒一闪,此人非死不可,否则绝对无法震慑背后之人,那他可就危险了。

  “死!”

  一声低喝从黑袍下传出,刺神锥疯狂冲击,那黑衣人体外的绿色光罩瞬间发出密集的咔咔声,一道道裂纹密布其上。

  “啊!你不能杀我,否则师尊肯定会为我报仇的。”黑衣人惊恐吼道,见萧晨毫无收手的意思,他眼中不禁露出几分怨毒之色,“今日杀我,等待你的将是莫离师尊永世的追杀。”

  啪!

  黑衣人身上一块玉佩瞬间碎裂,绿色光罩随之破碎,刺神锥透体而过,黑衣人眼中怨毒之色渐渐消散,不过在其灭亡之时,其体内突然飞出一道乌光瞬间进入萧晨体内。

  如此变故,萧晨脸色顿时阴沉下来,神识扫过,果然在元神之中找到一道散发着诡异波动的黑色符文。这应该是某种可以让那莫离察觉到的特殊标记,这样就能找到杀人凶手。想到这里,萧晨脸色更显阴郁。

  “多谢……多谢师叔出手相救。”林瑶儿满脸惊惧之色,面前这位师门前辈出手狠辣,反手间便是灭杀了那黑衣人,让她心里暗暗叫苦,若是此人为了保守秘密,会不会把她一并灭口?

  “好了,此处没你什么事情,离去吧。”萧晨故意改变了声线,听着如同一名三十岁的中年男子一般,摆手说道。

  林瑶儿闻言大喜,恭谨施了一礼便欲离开。

  “等等。”萧晨突然开口说道。

  林瑶儿闻言心中一惊,可还是老老实实转过身来,可怜兮兮看着面前这位“师叔”。

  萧晨略一犹豫,若是犹有余力他并不介意灭杀此女,毕竟留下此女他被发现的可能便是大了许多。但是使用刺神锥后他神识消耗严重,单凭手段恐怕很难将此女留下,而且身后还有一人,若是被他看出异样,那他可就危险了,所以最终他决定放此女离去。

  “这件灵器本来就是你换取之物,也一并拿走吧。”

  林瑶儿闻言一愣,脸上随即露出几分感激之色,对着萧晨恭谨行了一礼,将那件吴钩状灵器收进储物袋内。

  “师叔还请放心,晚辈向心魔发誓,今日之事绝对不会向任何人透露。”

  看着此女离去,萧晨心中微微松了口气,他这般施恩便是想要对方心怀感激不会将此事外传,没想到此女竟然直接向心魔发誓,他心中自然松了口气。

  心魔誓言对修者真来说极为应验,若是违背誓言,定然回落得走火入魔身化飞灰的下场。

  萧晨在原地站了片刻,等到林瑶儿走远之后,这才转过身来,对着身后十数米外一处空地淡淡说道:“这位道友还要看到什么时候,难道是想我亲自出手请你出来吗?”

  空间一阵波动,楚狂满脸敬畏之色走了出来,恭谨施礼道:“弟子楚狂,拜见师叔。”

  萧晨一言不发看着楚狂,身上更是不曾露出半点气息,不过越是如此越显得高深莫测,楚狂脸上也是渐渐冒出一层细密的汗珠。

  “师叔不要怪罪,弟子尾随绝对没有恶意,今日之事弟子也可以向心魔发誓,定然不会告知他人,还请师叔不要怪罪。”

  萧晨面无表情,对他的话也不置可否,依然淡淡的看着他。

  楚狂额头冒汗,“师叔,弟子尾随来此,绝对没有丝毫恶意,不过是心里对那残卷有些好奇,请您千万不要责怪。”

  “哦,是吗?”萧晨声音平淡,听不出任何语气变化。

  楚狂脸色越发苍白,见萧晨一副不置可否的模样,一咬牙道:“弟子对那《大森罗手》残卷上文字也知道一些,但所知有限。半年前弟子偶然得到一张上古流传下来的地图,据猜测应该是某位上古修士洞府遗址。弟子曾经深入其中,但是却一直没有实力闯到最后,所以今日见师叔如此在意这残卷,才会一直尾随身后,便是想要确定您是否真的认识这种文字?”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第二十一章 神识灭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