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屈辱

+A -A

  “所以你们记住,等下使者来的时候一定要小心恭谨,否则出了什么差池,给家族带来灾难你们百死不能赎罪!”最后一句,萧文庭声色俱厉,语气森然。

  “是,族长!”萧家众少年闻言神色一紧,眼神中满是敬畏期待之色。

  萧文庭满意的点点头,其实他此举也有些过于谨慎。历来每次前来的仙使大都神色冷漠高傲无比,对他们这些凡人的小心巴结丝毫不曾看在眼里,来了之后茶水都不曾喝上一口,带了人就离开,即便是想要开罪,怕也是没有机会。

  就在此刻,大殿外突然跑进来一名青衣小厮,他脸上似乎有些难色,跪倒后恭谨说道:“老爷,外面来了一对父子,自称是萧家分支,今日前来参加踏仙门。这两人非常面生,小的从未见过,但他们身上所穿……所穿的却是萧家族装,所以小人不敢妄自做主,特来向您请示。”

  这青衣小厮小心翼翼把话说完,心里却是在暗自打鼓,今日可是萧家十年一度重要之日,若是门外两人真的是萧家人还好,否则一顿板子怕是逃不掉了……不过……那位老爷真的很有气势,应该不会是个骗子吧……

  萧文庭闻言眉头一皱,这萧家几房人都在这,难道外面那两人不知道在他们萧家行骗,简直就是太岁爷头上动土,活的不耐烦了吗?他脸上涌出几分怒色,刚准备吩咐下人将这两人驱逐出去,心中一动,却是想起了一人来。

  脸上露出几分冷笑,他摆摆手道:“把他们两个带进来吧。”

  那青衣小厮闻言松了口气,弯腰退了出去。

  等到小厮离开之后,萧文庭左侧首位一人皱眉道:“族长,咱们萧家三门八户可都在这了,外面那两人明显就是骗你,为何还要放他们进来,等下若是冲撞了仙使大人,岂不是横生枝节。”

  “呵呵,三弟这话可是说错了,严格说起来,咱们萧家可是三门九户,难道你忘了,当年我可是有一个兄弟被先母老太君逐出了家门。”萧文庭脸上带着几分嘲讽,冷笑言道。

  “难道会是他?这么多年不见,我还以为她早已经不在人世了。”三爷萧文斌脸上毫不掩饰露出几分讥诮之意,“那人离开之时不是发誓今生再也不踏入我萧家半步的吗,今日怎么来了?”

  “我也是想要看看,他来这到底想做什么。”萧文庭冷笑说完,双眼如同鹰鸠一般锐利扫向门外,此刻,两道身影在小厮的带领下,已经到了大堂门口。

  “哈哈,真的是你,我的好二弟,这些年一直没有你的消息,当哥哥的还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你了。”

  萧晨闻言心中顿时剧烈震动起来,瞳孔收缩看着身前面色平静的父亲,他之前之时听母亲说他们家与萧家有些亲戚,但是关系极差,所以父亲从不到这萧城来,这也是每次领取种子都要他前去的原因。但是直到现在,从萧文庭的话中他才知道,父亲竟然与堂堂萧家家主是亲兄弟!

  萧晨面色大变,他赶忙低下头去,却是没能逃过萧文庭锐利的眼神。

  “怎么,二弟竟然没有告诉后人,你是我们萧家人吗?”

  萧父面色平静看着萧文庭,淡淡道:“小孩子家不懂事,有些事情也就不必要提前告诉他们,该他知道的时候,我自然就带他来了。”

  萧文庭心中冷冷一笑,故作温和笑道:“二弟这样说话就不对了,不过你能回来,做哥哥的心里非常高兴。来人啊,赶紧带二爷和公子下去休息,好好伺候着。”

  萧父闻言,眼中闪过几分暗怒,却还是沉声说道:“我今日带犬子来此,目的想必……想必大哥心里早已清楚,为的就是今日落云谷踏仙门之事,还请……还请大哥高抬贵手,让犬子试上一试。”

  声音依然平稳,但是其中包含的微微颤抖,却是足以表明此刻他心中剧烈的情绪波动。

  萧文庭眼神紧紧盯在萧父身上,脸上温和的笑意渐渐收敛。

  萧家其他几房的主事人也尽皆一脸冷漠,眼神讥诮看着这父子二人。

  萧家一众小辈,但凡知道此中辛秘之人,也是面带冷笑。

  整个大殿一时间陷入了绝对的安静,良久,萧文庭这才冷冷言道:“当年你曾怒骂先母。”

  萧父闻言脸上露出几分不甘之色,却还是翻身跪倒,想着宗族祠堂所在方向三跪六扣九拜,口中同时言道:“当初年幼无知冲撞了大母,敬请大母在天之灵饶恕!”言闭,整个人像是失去了大部分力气,光泽的面庞也失去了原有的光彩。

  “当年你曾对我等兄弟不敬。”

  “小弟当年年轻气盛不知进退,还请各位兄长多多包涵,勿与我一般见识。”

  萧父更显老态,脸上的皱纹一时间似乎变得密集起来。

  “当年你曾对我动手。”萧文庭面色更冷,豁然拉开左袖衣衫,一道狰狞的伤疤从胸部蜿蜒而出,像是一只巨大丑陋的蜈蚣一般。

  萧父闻言身子微微一颤,却是反手毫不留情直接向左臂砸下。

  “咔嚓!”

  清脆的骨骼断裂声回响,萧父面色变得极为苍白,嘴唇因为剧痛而微微颤抖。

  “父亲,咱们走,咱们离开这,不管到底是为了什么,你不需要为我去求他们!”虽然不清楚当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萧父此刻所受到的屈辱他却是能够清楚的感觉到,身为人子,萧晨心中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悲哀!

  “闭嘴!”萧父扭头怒喝一声,颤声对萧文庭道:“大哥,这可够了?”

  萧文庭面色依然冷漠,他走到父子面前,冷冷道:“不要说我不给你们翻身的机会,他身上毕竟流着我萧家血脉,今日上仙前来,我便给他机会去参加那踏仙门。”

  “多谢……多谢大哥!”

  “哼!免了吧,你这声大哥我可承受不起,不过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给你们机会,以后你们是死是活,再也不要踏入我们萧家大门!”

  “是。”

  萧父没有理会众人嘲讽讥诮的眼神,挣扎着站了起来,萧晨小心把他扶到了一边。

  “晨儿,不要问我为什么这样做,心底也不要有任何负担,你现在只要记住一样事情,跟着上仙离开之后,然后想办法留在那里,咱们家能不能扬眉吐气,就靠你了!”

  萧晨看着父亲苍白的面色,默默点头,微微仰面,即便双眼通红,却是绝对不允许落泪下来。因为父亲说过,男儿在世,顶天立地,流血不流泪!

  p:1:新书刚刚上传,各位如果看得好就收藏一个先,养肥了再杀!收藏、推荐、点击,咱有啥求啥,各位兄弟给力呀,别让这书看着太惨淡了,包子拜谢!

  ps2:新书期间,每日五千字更新,这个,至于为啥你们都懂得,不过过了新书期,如果成绩不错的话,咱可是会连着爆发,各位兄弟勿怪!

  ps3:上午一更,下午一更,时间上我这人比较马虎,就不做具体保证了。嗯,暂时就这些,有别的事情,再说,闪人!

我要报错】【 推荐本书
推荐阅读:
第二章 屈辱